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楊麗娟:狂熱追星劉德華13年,折騰的家破人亡的她已經43歲,如今怎麼樣了?

臣臣 2021/10/18
 

娛樂新鮮事,早看早知道!為你播報臺灣娛樂圈的最新消息,充實你的娛樂生活,讓我們一起走進下面的文章吧!

 

2007年3月26日,一位年近70的老人在香港天星碼頭上,遙望一眼女兒所在的方向後縱身一躍。

他叫楊勤冀,忙碌了一輩子卻仍舊身無分文的他終于走投無路,想用自己的生命為女兒換來見劉德華一面的機會。他不忍心看到女兒絕望,他希望以這樣的方式讓女的得償所願。

他的縱身一躍果然在香港娛樂圈引起了巨大的轟動,「楊麗娟追星事件」一時間被眾多媒體爭相報導。然而,父親最後的想法並沒有實現,劉德華拒絕了與楊麗娟的見面。一時間,「冷血」、「無情」等等駡名朝著劉德華席捲而來,劉德華就這樣莫名其妙的被推上了風口浪尖。

楊麗娟不僅沒有見到劉德華,還失去了那個無條件支持自己的父親。

父母無條件的退讓終于將這場鬧劇推到了無法收場的地步。

1978年,楊麗娟出生了,中年得女的楊勤冀將她視若珍寶,一家人奔波勞碌就是為了給楊麗娟一個好的生活環境。

在楊麗娟還是一個小朋友的時候,每天等爸爸回家成了她童年時代最快樂的時光。

然而,楊勤冀對女兒的溺愛也隨著孩子一天天長大越來越嚴重。

孩子長大了,想要的東西也就更多了,楊麗娟每每開口想要什麼父親都想盡辦法滿足她,甚至女兒不想上學楊勤冀都毅然決然的為楊麗娟辦理了退學。

甚至為了照顧楊麗娟,身為高級教師的楊勤冀提前辦理了退休。

然而,楊勤冀從未想到自己的一個謊言竟然會改變整個家的軌跡。

1994年,楊麗娟做了一個夢,夢中有一幅畫,畫上有一個男人,旁邊寫著兩句話:「你特別走近我,你與我真情相遇。」

這也許只是一個青春期女孩該有的幻想,可楊父為了給女兒一個寄託,于是編造謊言,說自己也做過同樣的夢。

得到父親的肯定後,楊麗娟欣喜若狂,她心中越發肯定,這個男人與自己,有著割不斷的情緣。

一次偶然機會,同學給她看了一張海報,楊麗娟瞬間明白: 原來自己的夢中情人,就是大名鼎鼎的劉德華。

之後的日子裡,楊麗娟每日都能夢到劉德華,她越來越堅信,只要劉德華見到她,聽她說完自己的「夢」,便會與自己雙宿雙飛。

從那時起,楊麗娟立下重誓: 不見劉德華,終身不嫁。

楊麗娟始終執拗地認為,她和劉德華早已命中註定,所差的只是一個機緣,而為了這個機緣,她甘願付出一切。

為夢追星,為情而困

輟學在家的楊麗娟每天生活在自己的小世界裡,陪伴她的除了父母便是幻想中的劉德華。于是一天比一天沉迷。

直到有一天,楊麗娟想去真的見劉德華一面。

在那些日子裡,楊勤冀傾盡所有送女兒去參加各種劉德華的線下活動,然而,普通的家庭根本支撐不起女兒這樣高的消費,很快,這個原本幸福的家庭變得債臺高築,一家人也搬進了狹小的出租屋。

如果說一開始楊勤冀支持女兒追星,是一種溺愛,而此時,他早已相信了楊麗娟的說法,盼望著女兒與劉德華相遇,然後改變命運。

為此,他甚至想賣掉一個腎,只為湊夠去香港的路費。

而楊麗娟聽到父親的想法後,卻淡定地說:「我的意思是你最好能借,賣腎還是挺危險的。」

這時的楊麗娟已把父親當成一個助自己實現願望的工具,她甚至跟父母說:「你們現在不管我,到時候我跟了劉德華,也不會管你們的。」

為了女兒的願望,楊勤冀開始了最後一搏,他向人借了11000元的高利貸,帶著女兒去往香港。

臨走前,他把自己的所有「寶貝」都交給了朋友: 戶口本、女兒小時候的照片、獎狀、學生名冊,還有自己的所有證書。

這些東西,雖然不值錢,卻是楊勤冀一生的榮譽。

這一次赴港,在他看來,不是奔向幸福,便是投向毀滅。

2007年,在媒體的幫下,楊麗娟助參加劉德華香港了歌友會。

這一回,她見到了心心念念十幾年的偶像,可在這400多名歌迷的現場,她與劉德華的接觸,太過短暫了。

她沒有時間說出自己的夢,劉德華也沒有對她一見鍾情,失望透頂的楊麗娟帶著悲憤,回到了旅店。

那晚不知道她和父親說了什麼,只是第二天,68歲的楊勤冀,在寫下「劉德華,你以為你是誰」的萬字遺書後,在香港天星碼頭縱身一躍。

那時的楊勤冀已身無分文,他已經沒有能力再幫助女兒。唯一能做的,便是用道德綁架的方式,來束縛劉德華的良心,以死來逼迫他再見女兒一面。、

如果說執著,能讓一個人成為更好的自己,那執念,便會毀掉一個人的人生。

人這一輩子,若有一個執著追求的目標,是一大幸事,但若被執念遮蔽了目光,忘記周遭世界,只活在自己夢裡,那便是一場災難。

楊麗娟一家之所以走到這一步,多半還是他們身上想要改變現狀的執念。

與其說夢境代表緣分,宿命,不如說這是一個人欲望的具象化。

楊麗娟為情所困,更多是被自己的欲望所困,若沒自己對現實的不滿,那也不會有以後的悲劇了。

夢碎人去,徒留傷悲

在眾人看來,楊麗娟與劉德華的「見面」,會因為楊父的去世,而畫上一個句號。

然而,楊勤冀遺書中「我死了,你劉德華還要見我們孩子」的句子,卻註定了故事依舊繼續。

過去,楊麗娟追星劉德華,是為自己而追;如今,她要求劉德華見面,是為父親而見。

可劉德華依舊拒絕與她見面,這一次遭拒後,楊麗娟把所有的怨氣都宣洩了出來。

百般算計終成虛妄,萬般執著得失難量,留下的只剩無邊的失望與恨意。

一方面,她向媒體哭訴自己這些年的境遇,自己為劉德華做出的犧牲,自己付出的青春,走過的血淚之路;一方面,她向法院提起訴訟,要求劉德華賠償自己30萬。

而這時的劉德華,也已被輿論壓得喘不過氣,一時間,他成為眾矢之的,公司更是被迫停工。

多年之後,劉德華在一次訪談中講道,自從出了「楊麗娟事件」後,就出了很多效仿者,他們「以死相逼」,只為見他一面。他的神經極度緊張,更因此患上了抑鬱症,要去看心理醫生。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用戶評論